黄大仙玄机精选资料,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黄大仙手机站,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加拿大的油菜籽为什么中国不要了?深度剖析油菜籽产业的发展历史

  • 时间:2020-12-18 22: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为世界最大的油菜籽进口国,中国近日却对世界上最大的油菜籽生产国和出口国——加拿大下了临时“禁令”。“禁令”的理由很正当:油菜籽中检出了疾病病原,对中国人民的健康产生了安全隐患。

  近期,中国海关总署通报,广州、大连、南宁、深圳海关连续从进口加拿大油菜籽中检出多种检疫性有害生物,并接连取消加拿大Richardson和Viterra两家油菜籽公司的出口许可证。

  两家在油菜行业内深耕多年的公司,现在因为油菜的“健康问题”遇到了麻烦,不禁令人扼腕叹息。

  但不幸中的万幸是,由于物种间的隔离,上文中提到的这些疾病,虽然对油菜本身而言会造成潜在危害,但对人的健康并不会产生影响。而如果食用了“不安全”的菜籽油,却真有可能带来健康隐患。虽然现代科技已将这种隐患降低到最低程度,但在中国却仍未完全消除。

  吃进去的菜油,可能成为健康的杀手,而造成这种隐患的根源就是,我们在“什么是菜籽油”这个基本概念上都没完全搞清楚!

  眼下正是春光明媚,万物复苏的时节,而开遍市郊的油菜花,成为了周末踏青人士追逐的对象。

  和观赏价值相比,油菜的经济价值更是极为显著:从油菜籽中榨取的油,是重要的食用油来源之一。那浓郁的香气,是童年时代的回忆。用菜籽油炒的菜,油煎的点心,可以说是满屋飘香,久久不能散去。

  中国是油菜起源地之一。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称,油菜籽“炒过榨油,黄色,燃灯甚明,食之不及麻油。近人因油利,种植亦广云”,表明当时菜籽油是黄色的

  时至今日,中国的菜籽油年均产量450万吨左右,是国产食用植物油的第一大来源。特有的黄色+浓郁的香味,在中国,成为了菜籽油的“身份证”,但也正是菜籽油“有损健康”的“罪魁祸首”,并且也为日后,对菜籽油定义的混乱埋下了伏笔。

  正如加拿大双低油菜理事会市场部副总裁 Bruce Jowett 先生所言:“人们通常会将双低油菜与普通油菜混为一谈,但这两种作物和它们所产的油,在成分和营养上有明显差异。”下面我们就来解释这种差异。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发现菜籽油的润滑和疏水性能较好,所以被大量用做蒸汽机的润滑油,和铸造业的脱模剂及淬火剂。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润滑油需求旺盛,刺激了加拿大大量种植油菜。到了战后润滑油需求大减,大量的油菜必须开拓新用途。

  1956年,菜籽油投放食品市场,但因其气味和颜色太重,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极其不喜欢。

  后来的研究又发现,菜籽油中的高含量的芥酸有损动物心脏,而含有的硫苷在酶的作用下的降解物质有一定毒性,影响动物生长,于是如何降低油菜中的芥酸和硫苷含量,就成了科学家努力的目标。

  在此顺便说一下硫苷的问题:菜籽油的气味不是硫苷发出的,而是硫苷的降解产物发出的,这种降解产物溶于油脂,在粗炼的菜籽油里也有。

  辛勤的努力,终于变为了现实:到了上世纪60年代,加拿大科学家通过传统的交配选种方式,培育出了低芥酸(

  1967年,他们在波兰找到了含硫苷量很低的油菜品种,其芥酸含量也很低,只有7~10%。于是将其与低芥酸品种进行天然杂交。

  时间又1976年,加拿大马尼托巴大学率先培育出了低芥酸、低硫苷的“双低”油菜品种,同时油酸、亚油酸含量也由30~40%上升为60~80%,营养价值明显提高。这种“双低”油菜一经研发成功,就很快占领了市场。

  1985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署(FDA)正式通过Canolaoil为符合食品规范的食用油。1986年Canola oil进入美国市场。

  到了1995年,加拿大开始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抗除草剂油菜,其后种植面积逐年增加。2005年转基因抗除草剂油菜种植面积达到加拿大油菜总面积的77%。

  加拿大注册Canola的初衷,含有原产地保护用意,即只有在加拿大种植的这种双低油菜品种,才能称为Canola,但是在几十年后的今天,Canola oil则和低芥酸菜籽油画上了等号:1999年,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就将Canola oil作为低芥酸菜籽油的同义词之一。按照欧盟标准,食用菜籽油中的芥酸含量不得高于5%,并且由于双低菜籽的推广, 欧盟各国煎炸用新油的芥酸含量实际上都被控制在1%以下;而北美的标准则是不得高于2%。

  而在中国,在2015年实行的国家标准CNS 2271-2015中,也和国际接轨,将可食用的低芥酸菜籽油命名为食用芥花油。但在民间,依然习惯沿用菜籽油的名称。根据国内2018版标准,芥酸含量不超过脂肪酸组成3%的菜籽油才能被称为“低芥酸菜籽油(芥花油)”。

  因为榨油工序很简单,没有经过提炼,所以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民间榨油坊里的那股香味。但香味中蕴含的健康风险不容小视。

  油坊里直接榨出来的油,芥酸含量高达30%~60%,有很多很多健康问题,最为显著的,就是高芥酸、高硫苷的问题。芥酸不但不是人体必需的脂肪酸,还在动物实验中表现出一定的有害作用,如损害心肌等,而硫苷则会致使甲状腺肿大。

  不过正如科技已经深刻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一样,应用现代精炼技术,可以将菜籽油中的芥酸和硫苷降至安全标准以下,变成安全的“双低”菜籽油,但同时损失掉的,还有传统菜籽油那一股特别的香味。不过在健康面前,损失一点美味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国际通用的可食用(双低)菜籽油,在中国往往被叫做芥花油,高芥酸,高硫苷的菜籽油按照国际通用标准,是不能作为食用油的,只能作为工业使用。但由于历史和习惯原因,国内可能没有对菜籽油的用途作出明确的限定。

  因而在选择食用菜籽油时,为身体健康考虑,应当尽量确保选购标有“双低”标志的产品,尽量避免选择过于浓香的菜籽油,尤其不要迷信形形色色的“土法榨油”。那不一定天然,反而可能有害。

  “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自然是每个人都关心的头等大事。而和进口油菜比起来,目前的国产油菜在安全问题上毫不逊色,前提是选择正确的品种。

  中国是油菜种植大国,经过品种的不断改良,到2010年,中国油菜的双低率达到了90%以上,使传统的劣质高芥酸油变革成了低芥酸油,达到了安全的食用标准。同时,菜饼中的硫甙含量也降到了可安全饲用的水平。

  安全的背后,是产业链的不断完善:为了保护农民种植菜籽油积极性,在2008-2015年的8年时间,国内实行的是菜籽油收储政策,其间虽然期间有数次拍卖和一次定向销售,但是由于起拍价偏高,整体成交堪称惨淡。截至2015年末,国家总共储备了将近618万吨菜籽油。

  2015年,政策再次调整,取消国家统一收储,由地方政府负责组织各类企业进行油菜籽收购,不再实行油菜籽国家临时收储。国家财政设立专项补贴直补油菜籽种植农民。此后国产油菜籽种植面积出现了明显下降,有些种植户甚至放弃了种植的意愿。

  时至今日,由于国内菜籽缺口,中国的菜籽年进口量维持在400万~450万吨水平,但菜油的进口量和最高峰相比有所下降。

  【图】2012.11—2018.08中国菜油进口量(图片来源:方正证券601901))

  从1992年以来我国菜籽油对外依存度基本维持在20%以内,2018年我国菜籽油进口占消费比重环比有所抬升,对外依存度达到15.69%。

  【图】1992-2018年我国菜籽油对外依存度走势图(图片来源:智研咨询)

  比起健康上的担忧,中国“冻结”加拿大菜籽的进口,更多是处于贸易上的考量。

  回到本文开头,因产品存在健康风险而被取消资格的Viterra公司,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呢?扑克智咖,浙商期货副总经理魏丁这样说:

  这家公司是总部位于渥太华的一家从事粮油加工及贸易的大型跨国公司,在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中国都有产业,其产品长年出口行销到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跟不久前被取消资格的那家加拿大公司在菜油,菜粕和菜籽的对华出口业务上高度重叠,但在华生意比它做得更大,与广西的地方国企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合资成立知名的枫叶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油菜籽加工,菜油,菜粕销售业务。

  2012年3月21日,嘉能可宣布以61亿加元(约475亿港元)(60亿美元),每股作价16.25加元,全购加拿大最大食品加工商Viterra。交易完成后,嘉能可集团以26亿加元向Agrium及Richardson出售Viterra在加拿大的部分资产。

  实际上,油菜产业已经成为加拿大的支柱产业之一。加拿大统计局近5年数据显示,中国、日本墨西哥是加拿大油菜籽的主要进口大国。加拿大油菜籽的具体出口量如下表所示:

  实际上,中国也是加拿大油菜籽的进口大户:在2018年加拿大110亿加元(约合86.2亿美元)的油菜籽出口中,中国占了40%,可谓是十足的大买家。

  【图】1992-2018年中国从加拿大进口菜籽油产品统计(数据来源:海关总署)

  正如本文开头所言,中国现在已经以检验检疫方面的原因为由,“暂停”了加拿大菜籽油的进口。

  这对加拿大油菜行业的打击似乎是巨大的:据《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消息:位于阿尔伯塔省南部的帕普沃斯(Papworth)家族农场29年来首次停止种植油菜籽。停止的原因在于,中国禁令出台后油菜籽价格下跌,加上该地区农作物产量异常低,这意味着他的家族农场如果坚持种植油菜籽,将面临亏损。

  路透预测,加拿大农户2019年的油菜籽种植量可能会减少10%,甚至更多。而加拿大的出口商也表示,若出口许可被取消,寻找新的市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国内市场而言:虽然正如前文所言,加拿大是中国菜籽油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占中国菜籽油进口总量的比重长期保持在90%左右。不过,就国内整体油脂油料的供应市场来看,菜籽类产品每年进口量达到500万吨左右,但占国内相关市场消费份额依然较小。

  此外,目前国内沿海菜籽库存高,短期内菜籽供给充足,即使未来加拿大菜籽进口受到限制,短期看我国菜油供给和价格均不会发生较大变化。中国暂停进口加拿大油菜籽,或有望增加从其他国家进口菜籽油的进口量,或者寻找更多的替代品,客观上来说也给国内菜籽市场的一个加速发展的机会。

  以此来看,中国暂停进口加拿大油菜籽,对加拿大的影响甚大,而对国内的影响相对较小。影响如此不对等,加拿大方面现在“慌得一批”也就不难理解了。

  虽然如此,但是依然要提防油菜价格可能的尾部风险。正如扑克智咖魏丁上个月26日所提醒的那样:

  如果没有加拿大油菜籽的正常进口,国内菜油菜粕的市场供需结构当然会出现大的变化,毕竟国产的油菜籽的供应总量每年都在萎缩,占比在明显下降,17年18年的时候已经就收缩到了30%以下,19年南方多雨阴冷,影响油菜生长,供应总量的下降肯定更厉害。

  同时国家掌握的菜油储备,经过近几年的持续的拍卖,资源也大大的缩减。如果没有及时的有效的补充,市场的供需矛盾肯定会变大,这不应该是有疑问的。并且这种趋势事实上已经在期货的盘面上有了强烈的反应,你看当前菜油与豆油,棕榈油的品种比价,菜粕与豆粕,豆A的品种比价,都已经远远超出了过去几年统计意义上的比价水平。这个大的变化还能说是漠视么?

  1. 又检出有害生物!中国再叫停一家加拿大油菜籽进口;新浪财经,2019

  4. 芥花油(Canola oil)的前世今生及“是”与“非”;中秋月,2018

  8. 对国家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的几点思考——效果、问题及其取消后的影响;冷博峰等,2017

  10. 一粒油菜籽背后的博弈:中国影响有限,加拿大受重创;邵海鹏,2019